由Valeant引发的血案——金融三大巨头艾克曼、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爱恨厮杀
海鲸百佬汇 | 墨水天鹅 2017-05-01 03:21:28

在去年的6月,华尔街发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Valeant被美国证监会给查了,说是财务报表造假,故意抬高药价,难不成,要成为第二个Enron?

卖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曾针对Valeant发布的报告中,揭露了这家公司背后并不为多数人所知的制药行业的阴暗面:专业药房。香橼指责Valeant将更多产品放在由其实际控制的Philidor和R&O Pharmacy等专业药房中,以此支撑其高价药品的销售、抬高营收。这种药品销售方式是大型药物公司的常用手段:利用专业药房管理和分销药品。这种方法是大型制药公司的优势,因为这可以让患者购买高价药,而保险公司则可能希望患者使用低价药物,最终提高制药公司的销售额。

美国参议院委员会调查药物的文件中出现了一些关于6月份出现的一系列文件, Valeant(纽约证券交易市场代码:VRX)的股东沃伦·巴菲特和股东查理·芒格关于Valeant的价格方面谈判的信件和Email记录,最近才刚揭露。

Valeant的坍塌始于2015年下半年,那个时候,政治家们开始指责制药厂的将一些病危药物价格上涨,而这种垄断式的价格控制和上涨,使得各大制药公司会计财务结果异常。Valeant以前通过收购小型公司,提高药物价格百分之几百,却并没有对研究开发投入太多经费。这一行为,令广大群众一片哗然,一时之间谴责声、不耻声不断,最后导致Valeant CEO下台,公司董事会表示将改变公司商业模式,艾克曼正式加入董事会。

紧接着就出现,艾克曼、巴菲特、查理芒格对Valeant这一只股票的爱恨厮杀,针锋相对。

在他们的对话电子邮件中,艾克曼还将Valeant与Berkshire Hathaway(纽约证券交易所:BRK.A)(纽约证券交易所:BRK.B)进行了对比,以争取芒格与他还有Valeant的CEO Michael Pearson会面,以证明Valeant公司本质并不坏。 芒格说,Valeant是“ITT和Harold Geneen的原型重现,只是这次Valeant更糟糕”,并称Valeant是“相当不道德”,并称之为“臭水沟”。

艾克曼旗下的潘兴广场在2015年第一季度以平均价格为177美元的价格开始购买Valeant,之后又在2016年第一季度以约74美元的价格收购了500万股。查理芒格的话使Valeant陷入更大的信任危机,艾克曼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只能赶紧向巴菲特用电子邮件求救,希望能够通过巴菲特获得芒格的电子邮件,也同时邀请巴菲特一起来参加会议,但是,艾克曼被间接地拒绝。

显然,芒格对艾克曼的面子一点都不买账,没什么好补充的。

从信中看来,巴菲特明显不想帮艾克曼出头,也不想接这个包袱,更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直接来了一句,“查理一直有自己的原则,要他改变自己的想法,确实是挺难的。”说完,又把这个包袱重新甩给了艾克曼,把查理芒格的电子邮箱发给了艾克曼,之后说什么也不管了。

接下来,艾克曼又急急忙忙地去找查理芒格,试图想要让查理和Valeant的CEO还有自己见一面,好让他给Valeant的负面影响澄清一下。还不惜得拿出Berkshire拿出来跟Valeant作比较,并且把各大佬Jorge Paolo Lehmann还有Ruanne Cunniff都拿出来,想试图说服查理芒格,只求得查理芒格可以跟Valeant的CEO Mike Pearson见一面,可是呢?查理芒格这个固执又高傲的金融巨鳄,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下面子,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去理睬艾克曼呢?

后来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艾克曼一周的高点以$11.04的价格卖出了7.26%的股份,总计为18,114,432股。紧接着,艾克曼公布公开申报,当天消息公布后,Valeant价格大幅跳水10.07%至$10.89,这个价格跟2015年7月份的股价高点相比,下降了近96%。Valeant股价腰斩,华尔街大佬一片嚎啕大哭,血流成河。在2016年,艾克曼的基金下降了12.1%,在2015年下降了19.3%,是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在此之前,阿克曼一直保持着每年20.8%的持续良好收益,除了有两年下降,哪怕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仅下降了13%,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却下降了37%。

事情的后续

在2017年年初,艾克曼就提出了公司的进展情况,尽管它降低了2016年EBITDA和EPS的目标,称其中一些关键因素是“永久性的龙卷风,而另一些则是暂时性的。”艾克曼还表示,一些赚钱的业务“可能在最近的几个季度都会被中断”。

Valeant公司现背负着299亿美元的债务,艾克曼表示:“管理层重申其承诺,用现金、资产剥离相结合,在未来18个月内实现债务减免超过50亿美元。我们认为资产销售是Valeant价值创造和股价升值的重要催化剂。 Valeant已经确定了大约80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它已经开始上市销售。

他在第四季度末担任顶级职位是:品牌国际有限公司(NYSE:QSR),Chipotle Mexican Grill Inc.(NYSE:CMG)和Mondelez International Inc.(纳斯达克股票代码:MDLZ)。如果他结合Valeant和Chipotle的资金,我们可能会看到活跃投资者接下来的目标。

投资有风险,入市请谨慎


更多渠道关注海鲸金融:
微博 @海鲸金融集团
雪球:海鲸金融
格隆汇:海鲸金融
媒体合作洽谈:media@whale8.com
海鲸金融中文官方网站: www.whale8.com

微信公众号:搜索”海鲸金融“,关注后可直接留言。

 

全部评论
0
{{item.userNickName}}
{{item.displayDate}}
回复
{{item.likeCount}}
{{item.replied.userNick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