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最高,电价最贵,多伦多这是怎么了?
海鲸金融 | 理财人生 2017-07-21 23:00:00

北京时间7月21日,安省第一电力大笔一挥,斥资67亿加元,全现金购买美国华盛顿的电力能源公司Avista Corp.,多伦多为总部的第一电力,作为安省的本土电力公司,在加元和美元汇率如此低迷的时刻,购买美国公司,这样做是否合理?

加元和美元平算时,不去美国收购,现在要多支付26%的汇率升水,难道安省电力公司不在乎吗,再说公司哪里来这么多钱?

 

别担心,公司有的是钱,反正是消费者买单。看看我们的电费账单吧,多伦多的居民不仅承受全加拿大高的房价,还要支付全加拿大最昂贵的电费。

全加拿大范围内的主要大城市看,自2010年以来,蒙特利尔一直是电费最低的城市,多伦多过去并不是位居榜首的城市,但是七年后,多伦多一跃成为加拿大电费最贵城市,让许多人都觉得奇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多伦多是安省最大的城市,因此我们要从安省的范围看这件事情。与其他省份相比,安省的电价已经是全国最高,而且安省是加拿大各大省份里,电力费用上涨最快的省份。

 

自从2008年以来,安省电费暴涨71%,这是全国平均上涨水平34%的两倍多。安省电费的上涨幅度之大让人咋舌,这种上涨速度是百姓可支配收入的2.5倍,通胀水平的四倍!

 

这种涨幅,使得许多安省的老百姓日子过不下去了,目前安省有37000个家庭处于电力能源贫困状态,这些家庭每年要把收入的30%用于支付电费!

过去的2016年,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好转,安省电费过去一年的上涨幅度高达15%。

 

刚刚过去的一年,安省有56万户居民拖欠电费,金额高达1.73亿加元!安省省民被电费压的生活日益艰难,一些安省乡村地区的居民甚至要面临电费或者食品的艰难选择。

 

安省电费失控,老百姓普遍的把这股火气发在安省省长韦恩的身上,是啊,所有选举时的口号,都成了风中的承诺,安省现在搞成什么样子,房价涨到这份儿,电费也涨成这样,老百姓的民生日益艰难。

我们不得不承认,安省电费已经进入周扒皮模式,百姓苦不堪言!但是,问题并不是现任省长韦恩一人造成的,而是自由党多年的政策效果。

韦恩政府为了平衡预算,减少债务而将第一电力私有化,对于现在的电费影响有限,真正安省电力市场的问题,早就在2009年埋下祸根。

翻翻电费账单,您会发现电费中的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做“全球调整费用”。一个安省自己的电费用力公司与全球有何关联?其实,这一费,是真正推动安省电费暴涨的元凶。

 

我们平时交付的电费可以分成两个部分,电力商品成本,分销运送成本。让人非常惊讶的是,正如上图所示,如果我们从电力成本中去除全球调整费用,我们安省自2008年以来的电费其实是逐年下降的!

没有搞错吧,商品费用本身下降,我们的电费却在大幅度上涨,这不是抢钱吗?

我们的电力费用被称为hourly ontario energy price (HOEP),在柱状图中可以看出,全球电力调整费2008年时为0.7千瓦时,到2016年飙升至9.66千瓦时!仅在2016年一年,本省电力用户在一项上就总共交了$120亿,换句话说,“全球调整”的收费是隐含在用户电费中的,它实际上占了每个用户所交电费的85%。

全球电力调整费是安省政府在2009年推出的绿色能源的硕果,在金融海啸最黑暗的时刻,安省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创造就业机会,通过了一项法案,称为“绿色能源法案”。根据当时省政府的估计,这不仅会提供新的就业机会,还能够采购新的机器设备从而提振制造业,因此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议员们都兴高采烈的投了赞成票!基础建设,绿色能源,刺激经济,创造就业,谁能说不呢?

 

后来问题就出来了,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不考虑实际情况,风能,太阳能等项目快速上马,高出市价几倍的价格购买机器设备,这种做法确实创造了数以千计的就业岗位,但这些岗位并不是私有经济创造的,因此是缺乏根基的。

政府为这些项目担保,他们未来20年的收益是以guarantee Feed In Tarrif(FIT)费率的形式,即无论市场价格如何,他们都将得到担保的收益,以这样的代价创造的就业岗位,无疑要有人买单。对于这类行业,政府往往会通过补贴的形式来填补资金缺口,那么垄断行业也很自然地将其转嫁给消费者。

这就告诉民众,其实你所交的电费中,大部分钱都是“全球调整”费,这种莫名其妙,但又让你无法触碰的会计科目中去的。这些税费主要来补贴绿色能源,因为建立太阳能,风能发电的费用,要远高于常规发电。换言之,现在所有的安省老百姓,在为八年前的安省政府错误买单!

 

在安省的电力供应中,我们可以看到,绝大部分都是常规发电以及核电创造的,风能,太阳能等绿色能源只创造了不足7%的电力,却要老百姓为其支付85%的费用!看到这些数字,真有一种把人逼疯的感觉!

常规电力以23仙千瓦时可以提供给民众时,政府却开发绿色能源,创造就业来拯救经济,所以这些岗位的工作人员创造的电力费用要80仙每千瓦时,其中的资金缺口政府就是以“全球调整费用”的形式平摊给每个省民。

在过去的八年,安省省民比真实市场价多支付370亿加元的电费!

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越多,虽然创造了就业岗位,却是以普通人更大的代价换来的,是否有点得不偿失呢?这么一个小小的绿色能源项目,就给安省老百姓带来电力危机,那么,安省政府在未来十年要投入1200亿加元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不知道还有多少要百姓买单的高大上项目呢?

安省电力危机令百姓怨声载道,省政府马上开始派福利。随着2018年省选越来越近,自由党为省民减少8%的电费,希望此举达到一箭双雕之目的。

 

其实,这就是把电费中的一部分省政府税收降低,我们从上图看出,税收对于安省电费的影响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顾左右而言他,避重就轻的解决问题方法,使得安省政府可以适当程度地通过这些科目释放一部分“返点”,其作用与开闸泄洪释放压力类似,这样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会马上感恩戴德。真的是政坛如戏、全靠演技啊。

在减少电费税收后,效果一般,省政府也许是感觉到第一个8%的“派糖”力度太小,于是祭出大型杀器,安省公平电力法案为百姓减少电费25%。

 

这个25%大幅减低电费的做法,当然得到许多人的欢迎。自由党的聪明做法,其实是预支将来,未来四年25%的电费减免成本不会消失,这些福利造成的240亿加元缺口,将会以债务的形势连本带息的增长。四年后当25%的福利消失后,安省的老百姓将要支付930亿加元,安省电费还不得涨上天?

民智也是在不断开启之中的,演技再好也有穿帮的时候,压力过了临界点,多释放点少释放点,结果都是那个样了。我们并不否认削减电费的积极意义,但是安省政府一贯的用透支将来安抚百姓,不去解决实际问题,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自由党大派福利,肯定会引起百姓无限好感,获得大量选票。这些眼前的福利,却是有沉重的未来代价的,自由党政府不断借债,使得安省成为全球省级政府负债水平最高的省份!比起曾经宣布破产的美国加州,安省债务情况要严重的多。

 

近年以来,外部环境发生巨变,美元兑加元从2011年的平算水平,上升到了一美元兑加元1.26上方,这就意味着安省政府不得不默默地承受着每年外债的利息成本,兑换回成加元上升近30%。最让人头痛的是,如果债务到期时,加元汇率还不争气,安省政府就要多支付近30%的债务本金。那么,安省政府堆积的山一样的债,难道要给后代来还吗?

针对各种指责,特别是让我们的子孙们来买单的说法,韦恩省长表示,这个所谓要让下一代支付债务的“指责”,正是我们政府想要做的,我们就是要下一代来帮助支付,因为他们必须要使用这些安省的电力资源。

全部评论
0
{{item.userNickName}}
{{item.displayDate}}
回复
{{item.likeCount}}
{{item.replied.userNick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