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烦恼投资什么公司吗?听听Facebook第一位外部投资人怎么说的
海鲸金融 | 全球对冲汇 2017-07-22 07:00:00

Peter Thiel,斯坦福哲学系、法律系毕业。他是 PayPal、Palantir、Clarium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Founders Fund 的管理合伙人,第一位 Facebook 的外部投资人。

今年 6 月,Peter Thiel 在接受 WSJ 的采访时,与主持人讨论到一个公司应有的追求和使命,给出他自己关于高等教育、未来科技和人生意义的看法。

以下三个部分内容采自 Peter Thiel 的视频访谈。

世上的两种公司:快乐 v.s. 悲伤

公司可以简单分为两种基本商业模式,一种是全球化:就是复制现有的东西,还有一种是创新,创造别人之后可以复制的东西。美国,西欧和日本这些发达国家需要不断发明新的东西。在一个民主制度下,只有新的发明才能带动经济增长,才能维持一个稳定、逐步前进的社会。

但与此同时,不是所有的科技创新都有益处,但是作为这颗星球上 70 亿人类中的一员,我相信未来一定需要一些有益的科技创新。我们无法回到石器时代,地球的资源已无法承担起我们的肆意挥霍。我们已经在科技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无法回头,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继续前进。

快乐的公司有使命感。它们和别的公司不一样,往往找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带给其使命和某种形式上的垄断。它们不需要竞争,所以可以给自己的产品设置更高的价格。

不快乐的公司无法逃脱平庸。对一个创始人和创始公司来说,目标永远应该是做到行业内的垄断。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公司:行业垄断的公司,和无收益的公司。

目前,做到垄断的公司假装他们没有垄断行业,因为他们想躲避政府的干涉和管理。没有做到垄断的公司假装自己很特别,做到了行业垄断,以此来吸引投资者与顾客。

品牌是一个最虚弱,最模糊的垄断手段,但它确实存在。拿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当作例子,每个品牌都有忠实客户,使两家公司的收益都很高。我不太明白品牌这个现象级的情况为何会产生,我也不喜欢投资这种类型的公司。我更倾向于投资有科技优势或特别之处的公司。

产品固然重要,销售手段也同样重要。我经常看到科学家们觉得他们的产品不需要销售就可以自然而然的成功,销售者们觉得推广就是产品需要的一切;每个人都不自觉的高估自己的工作。

教育泡沫之下,你学的了什么?

从上世纪中段到现在,只有计算机和交流方式改进了。人们曾经预期的能量,食物、医疗、生物科学并没有多大改进。也许未来会有突破,可是近几十年由于一些文化和政治问题,科技创新减速了,政府效率降低了。

六十年代早期,肯尼迪总统说过要把第一批宇航员送到月球,1969 年,他做到了。前几年,奥巴马总统说要医疗改制,可直到他卸任,他的项目网站都还没能正常运转。

关于我们的经济系统,整体生产效率最重要。法规对经济有重大的影响。

教育泡沫存在我我们社会中,学生付了太多的钱,哈佛毕业证就像一个高价的智商测试。不同于商业公司,学校不会增加招生量,任何做这件事的校长都会被开除。学校排除了很多的学生,来保持学校本身的价值。

教育系统中应该有更多选择存在。关于教育泡沫如何破裂,我预测未来人们会创造出更多更好的选择。我会跟 24 岁的我说:学到的实在的东西更重要,并不是名声或者地位。

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政治家想象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好似人们已经不敢想像,不相信未来了。在电影中,不一样的未来都是一个糟糕的新世界。

纽约正在积极地转变,向硅谷靠拢。我觉得这很令人怀疑,就像是你不想成为下一个 Facebook,下一个 Google。简单的复制没有意义。

提起未来,我们害怕人工智能,害怕机器人。然而,电脑和人类应该是互补的,因为各自都有各自的长处。人工智能真正成熟,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强大还很远。人们的恐惧(人工智能将会取代人类)是没有道理的;人工智能如果真正成熟,那么这个科技可以解放人类,让人类去做其他事情。人们不应害怕人工智能将会完全胜于人类。

在这样一个充满噪音的社会里,自由意志很重要。人们应该思考更多关于我们自己,以及我们愿意构造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很乐观的人觉得美好的未来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很悲观的人觉得世界末日无法避免,这两种人都会有惰性。健康的思维应该是我们掌控着自己的命运,并且清楚地知道,人类的行为会影响我们自己的未来。

我觉得“意义”这个词可以更好的取代和表达“快乐”。我一直认为当我们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不做就不会存在的事情,人生就会变得很有意义。

全部评论
0
{{item.userNickName}}
{{item.displayDate}}
回复
{{item.likeCount}}
{{item.replied.userNickName}}